《我不是藥神》未映先火,今年最優秀的國產電影出爐!

《我不是藥神》未映先火,今年最優秀的國產電影出爐!

轉眼2018年已經過去了一半。

7月的到來意味著暑期,意味著炎熱,也意味著國產保護月的到來。

當大家還在為李易峰能否創造個人最佳表現爭論不休時,一部僅靠點映的電影就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刷爆全網。

甚至還將國產電影抬到了一個新高度——

《我不是藥神》

在介紹之前,影sir先來說說當下國產片非常流行的點映。

所謂點映,就是電影在正式公映之前,片方進行的小範圍的預先上映,一般都有場次和日期的限製。

但別小瞧這些零星的場次,它的口碑幾乎能影響一部電影的最終票房。

畢竟千宣傳萬宣傳,不如群眾的口口相傳。

《我不是藥神》的未映先火,點映模式功不可沒,但最終還是要取決於電影本身的質量。

看海報,又是徐崢。

在介紹《幕後玩家》時,影sir就提過即將到來的徐崢模式。

從導演到監製,徐崢在扶植新人導演的路上越走越順。

《幕後玩家》懸疑驚悚,雖有bug,但差強人意。

《超時空同居》奇幻搞笑,表現不俗,相當驚喜。

但這部《我不是藥神》既沒有懸疑的情節,也沒有奇幻的設定,一個踏踏實實的劇情片,甚至還是取材於真人真事。

姍姍來遲的豆瓣評分,讓人目瞪口呆,又心服口服。

先來說下劇情背景。

《我不是藥神》改編自2015年轟動一時的陸勇事件。

陸勇是一名慢粒白血病人,為了治病,他不得不服用昂貴的進口藥,而這種進口藥每盒的售價都在2.3萬元以上。

這對於每天都要服藥,甚至是終身都要服藥的慢粒白血病人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很多人變賣了房產,甚至掏空家底,都無法承擔如此高昂的藥價。

陸勇堅持服用了兩年進口藥,就已經花掉了近60萬。

但無意中,他聽說印度有一款盜版藥,藥效和進口藥相差無幾,但藥價不到進口藥的百分之一。

於是他前往印度購買此藥,甚至還通過互聯網幫助其他人代購。

但因為政策法規等問題,陸勇被警方逮捕,這期間無數病友聯名寫信,請求司法機關對他免於刑事處罰。

最終,檢察機關以事實不足撤回了對他的起訴。

陸勇被當庭釋放。

案件在當年造成了很大的轟動,涉及了醫療、代購、假藥等多個敏感詞匯。

要改編這樣一個充滿爭議的案件,導演和編劇都走了一步險棋。

畢竟這可是擦邊球啊。

片中徐崢飾演的程勇,實際上就是上文的原型陸勇。

不過電影裏的程勇並沒有得病,而是一個離了婚的落魄中年大叔。

因為沒錢,他的小店被房東上了鎖;

因為沒錢,他的兒子要被前妻帶到國外;

因為沒錢,他的老爹無法進行手術,眼看著要撐不下去。

於是他鋌而走險,接下了慢粒白血病人呂受益(王傳君 飾)的委托,去到印度走私盜版藥。

然而,程勇把藥弄回來了,卻發現他們根本沒有渠道進行銷售,畢竟盜版藥在國內是禁藥。

在醫院附近兜售幾天無果後,他在呂受益的建議下,開始通過QQ群主聯係買家。

誰知道,一下就打開了銷售渠道。

他還因為國內市場需求巨大,拿到了印度製藥公司的代理權。

一瓶進價僅500的藥被他賣到5000,但買藥的人依然絡繹不絕,甚至還有人給他送去錦旗,讚揚他是救世主。

一個本來被社會拋棄的中年大叔,搖身一變成了病人口中的藥神。

一邊是源源不斷的鈔票,一邊是病人的歌功頌德,程勇有點飄了。

直到公安機關破獲的一起假藥案,才把他拉回了現實,抓到賣假藥要判10年到15年有期徒刑。

萬一被抓,孩子怎麽辦,躺在病床上的爹怎麽辦?

想了又想,程勇決定收手,他把代理權轉給了一個行業毒瘤(之前賣自製假藥的),自己拿著錢轉行去開了服裝廠。

然而,一年過去了,當他混得風生水起時,那些被他“拋棄”的白血病人再次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有些已經因為支撐不住離開了人世。

看著那些仍然在死亡邊緣痛苦掙紮的病人,程勇的內心就像被一把刀狠狠刺穿。

假藥,真藥,救人,還是不救,程勇站在了人生的岔口搖擺不定。

但他知道他必須有所選擇了……

徐崢作為整個電影的絕對主角,徹底把程勇這個小人物演活了。

第一次去印度時,程勇向印度老板描述了這種藥在中國的市場,印度人笑了一句:

—  你想成為救世主嗎?

程勇聽完翻譯直搖頭:

—  不,我不想當什麽救世主,我要賺錢。

對程勇來說,這些黃色藥丸是助他發財的寶貝,但對於那些求醫無門的白血病人來說,這是他們活下去的希望。

於是電影前半段黑色幽默,讓觀眾捧腹大笑,一貫的徐崢式喜劇。

然而到了後半段之後,當一個個現實問題擺在台麵上後,

  • 上一篇:第一篇
  • 返回列表
  • 下一篇:《我不是藥神》劇本成功是電影偉大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