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不是藥神》攝影指導王博學:用鏡頭觸摸現實的沉重與輕盈

專訪《我不是藥神》攝影指導王博學:用鏡頭觸摸現實的沉重與輕盈

影哥

7月5日開畫的《我不是藥神》,截止到目前,已經累計票房17億在豆瓣四十多萬用戶評分下,仍舊維持9.0高分。這注定是今年現象級的電影,甚至是這十年內重量級的華語電影,要知道在過去十年,沒有一部國產電影超過9分。



《我不是藥神》就像潛水鍾與蝴蝶,沉重而輕盈,有笑有淚有殘酷有溫情。它的意義可以說是非凡的,為國產社會問題類電影提供了豐富的可能性。


如何用鏡頭來觸摸殘酷現實與人情溫暖,還要把電影拍得好看又深刻,這些問題這對於導演和攝影師來說,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在本片開始之初,導演文牧野與攝影指導王博學就很快在電影調性與風格上達成了一致:采用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保持現實主義的調性,盡量從現實中抽離,Less is more,少修飾重真實。


鑒於商業框架下的現實主義基調,攝影指導王博學從巴讚長鏡頭理論與意大利新現實主義中汲取營養,選擇以手持肩扛的鏡頭,以中近景淺景深貼近演員拍攝,把人物角色環境中抽離出來,讓鏡頭進入演員的表演,有呼吸感的捕捉演員最精彩與細微的表演瞬間。王博學強調,《我不是藥神》不是一部典型的商業電影,它不需要給展示環境與氣氛留太多空間,它重要的是拍人,拍這係列事件中的真實人物!


今日,影哥有幸與本片攝影指導王博學進行了一次深度對談,從影片風格、籌備、拍攝、運鏡、燈光等方麵詳細聊聊關於《我不是藥神》攝影創作的種種點滴幕後!


王博學

攝影師


攝影師,閑工夫公司製作總監,譯者

DP作品:《我不是藥神》《二代妖精》《戀愛中的城市:捷克篇、法國篇》《盲道》《初戀未滿》《鹿晗MV:勳章》等

譯著:《燈光師入門:片場打光實戰手冊》



Q

拍電影網: 您是如何與這部電影結緣的。

王博學: 我跟文牧野導演第一次合作是14年在布拉格拍攝的《戀愛中的城市》15年的時候他接到了寧浩導演“壞猴子七十二變”計劃的邀請,寧導根據文牧野導演的風格給了他這個劇本的初稿。他讀完這個劇本後就打電話跟我講了大概的故事和他腦子裏蹦出的很多想法,後來他跟編劇鍾偉一起又寫了小兩年才完成現在大家看到的樣子,中間試過好多方向。到16年底的時候幸福宝app草莓视频正式開始建組籌備,17年3月開始拍攝,含轉場和印度部分共拍攝了85天左右。



Q

拍電影網: 如何為這樣一部現實主義題材電影確定影像風格。前期籌備階段都做了哪些測試工作?您與文牧野導演是如何合作的。

王博學: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大家看過很多,如果按照類型電影的分類方法去整理現實主義題材電影中典型的攝影畫麵造型元素會有:手持肩扛的鏡頭、低飽和和低調的畫麵、昏黃的燈光、粗糙的質感等等。


但這個電影在文牧野導演開始弄劇本的時候就做了一個很大膽的方向上的調整,就是要拍一個商業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劇本開始就放棄了很多,沒有走個人表達,是按照好萊塢經典敘事模式走的,目的就是讓它更靠近觀眾。



所以當我拿到終稿劇本開始跟導演探討影像風格的時候其實很簡單,因為導演有很明確的電影美學風格,他想要的東西劇本都寫的很清楚,所有主創的創作思路都是來源於劇本,來源於對劇本的理解,我跟文牧野導演之前又合作過,所以就特別迅速的定了影片的風格:保持現實主義的調性,盡量從現實中抽離,Less is more,少修飾重真實。

我對每部拍攝的電影都會做一個攝影的概念樹,抓住根本,多發展枝芽,統一調性的情況下讓整部電影畫麵上豐富起來。


Q

拍電影網: 勘景的時候,從攝影角度,您主要考慮到哪些方麵。

王博學:勘景的第一部分工作都是由美術組和製片組來完成的,除去創作層麵的思考,製作上好的有經驗的美術指導在海選景的時候就會把攝影的一部分需求考慮進去,比如空間大小適否適合演員和機位調度、頂夠不夠高下燈位、有沒有發電車的位置等等。


老旧版本草莓视频网站這個片子的美術指導李淼就非常好,因為草莓国产在线观看免费這個題材,好多景必須在實景內拍才能給觀眾有真實的代入感,比如神油店那個場景,滿足了他在美術層麵的想法外,會找有沒有光位的店麵,大多數街邊的店麵都是隻有一個光源就是門口,現在芭乐丝瓜草莓视频app黄電影中的神油店它有兩麵窗戶,這個對攝影來說太重要了。同時他建議好多景盡量集中起來並在實景中改造,這就方便了製作和生產。


Q

拍電影網:芭乐丝瓜草莓视频app黄看到,電影中大量鏡頭都是晃動、不安的。為什麽選擇手持、肩扛作為主要拍攝方式,想要營造什麽樣的一種氛圍。

王博學:肩扛手持的拍攝方法就是現實主義題材必須要保留的典型現實主義造型手法,攝影機要緊跟人物,參與到演員表演中去。晃動鏡頭一般都是想強調不安感,但我用肩扛鏡頭更想強調的是代入感和真實感,把攝影機當作一個視角,去帶領觀眾的視線。


Q

拍電影網:這樣拍,機動性和隨機性更強,比較難的地方在哪?

王博學:在創作層麵比較難的是要能抓住演員的表演,因為幸福宝app草莓视频是通條拍攝,所以你要非常清楚每個演員的表演節奏。草莓视频无限观看次数二维码是按照巴讚的“段落鏡頭”理論來安排每場戲的調度在鏡頭內部完成豐富的視聽調度。


在每場戲的第一組鏡頭我會先拍中景和近景,從一個演員開始隨著他的節奏和表演再去找到其他的演員,先把演員最好的表演抓到,然後才會去拍一些全景啊關係啊特別需要強調的特寫等。


技術層麵難的是焦點和燈光。對於焦點來說,完全沒有時間和機會去調整測量焦點,剛開始的時候焦點員會問我說博學老師咱們下一條給誰啊,我回答說我也不知道,全看感覺走。同時我基本上還總用最大光圈拍鏡頭不斷在演員之間遊離。真是難為了我這次的兩個焦點員李偉峰和張生,但草莓视频深夜APP下载基本上沒有因為技術失誤而重拍的,不論我突發奇想搖到哪兒裏,焦點肯定都是實的,有個別鏡頭有可能慢了一點兒,但我都能接受。


燈光難的點就是如何保持造型的情況下滿足老旧版本草莓视频网站這種雙機360度拍攝,把燈藏好,不能穿幫那是肯定的,還要保持有明確的光源依據不能讓觀眾感覺到假定性。


Q

拍電影網:這部片子主要使用什麽攝影機與鏡頭。這背後有什麽技術考量?

王博學:我這次同時用了兩款機器,Alexa和Red。國內的主要部分使用的Alexa + Cooke S4i,因為它的色彩比較平實,接近人眼看到的效果,而Cooke鏡頭的風格有點微暖比較溫潤。印度部分用的Red + Up,因為它色彩比較飽和,Up鏡頭比較紮實清晰,想用這個組合來表達印度的色彩豐富和活力。

不同的數字攝影機對我來說等同於不同的膠片,我有時候也會用A7S照相機的視頻錄製功能來拍一些新聞畫麵等等。


本片的畫幅是使用的1.85:1,這是一個比較中和的選擇,沒有2.35那麽商業,比1.77更現代一點兒。這個畫幅也比較適合表現人物,人物的近景和帶關係的中景畫麵都會比較飽滿,也很適合肩扛這種呼吸感的構圖


Q

拍電影網: 電影中非常多中景甚至近景鏡頭,且淺景深,既然這是一個現實題材,卻把周遭環境給切斷了,更為突出人物,這是導演想要的效果麽?您是怎麽考慮的。

王博學:這就是多種創作思路共同選擇的一個結果。首先題材是現實主義,我跟導演在開機前從新學習了一下新現實主義的美學風格,新現實主義的流派的藝術特點中就有一項是用近攝、特寫等手法把人物突出出來


還有就是最早跟導演就商量要盡可能的從現實中抽離出來,這個抽離一大部分是把人物從環境中抽離出來。要處理好人和環境的關係,景深太大環境就會實,背景信息就會多,會幹擾人物。還有就是這個故事人物才是最重要的,它不像典型的工業商業電影,要給展示環境展示氣氛留那麽多空間,這個電影就是拍人


Q

拍電影網:您跟燈光師是怎麽合作的,這次用到了哪些燈光設備。是如何考慮不同場景的燈光設置?比如神油店等。

王博學:這個電影的燈光師大毛,老旧版本草莓视频网站也是第一次合作,但他是我合作過的燈光師中觀片量最大的,幸福宝app草莓视频第一次聊劇本他就能舉出很多跟劇本中相關的典型氣氛,所以幸福宝app草莓视频在創作上的溝通非常通暢。

這次整體的燈光設備使用量並不大,因為草莓国产在线观看免费好多實景場景的空間就很小,我有希望盡量簡化來追求真實感,Less is more嘛。所以好多場景都使用了LED拍攝,燈光師自己買了很多款的便攜LED燈,使用起來非常方便。

還有就是神油店有一場戲是程勇晚上回來發現店門被鎖了,他翻窗進去找呂受益給他留的電話,那場戲我把機器感光度開到1280,就在屋頂放了一個小LED燈棒就拍了,全部照明就隻有程勇手裏的手電,在這裏還要說下徐崢老師太厲害了,因為他也是導演又拍過那麽多戲,經驗非常豐富,他完全知道那個手電在什麽時候要打在臉上一下。

神油店這個場景最早就跟美術指導進行了溝通,它在電影出現的不同階段根據劇情發現所呈現出來的麵貌是不一樣的。前麵為了呈現它典型環境的氣氛,主要靠美術組在裏麵的紅色道具光源。後麵程勇組隊成功團隊來店裏了,紅色光減少使用正常色溫的光。後麵假藥販子來找他交易,那場夜戲用了櫃台裏的微微發綠的熒光燈管做了底光效果,突出陰謀氣氛。最後一場神油店眾人離別就反而很簡單,隻在眾人頂上做了用了一個球形定光,給眾演員一個都相對均勻的光,把環境全部壓暗,突出人物。



還有就是彭浩住的地方和健康旅館病人住的地方,都用了點光源和混合色溫來突出這些地方生活的艱苦。


Q

拍電影網:這部電影演員演的非常有戲,鏡頭抓他們細微的表情也非常到位。比如吃火鍋哪場戲是如何拍的,拍了幾遍?

王博學:吃火鍋那場是整個電影的情感轉折場,具體拍了幾遍真是忘了。從天黑就開始拍,一直拍到淩晨4、5點才收工。那天演員都非常在狀態,從開始簡單對詞的時候,譚卓就開始哭了,導演趕緊說別對了,趕緊補妝準備拍吧。演員們那天喝的是真酒,一共喝了有5、6瓶黃酒,但就是不醉,那個情緒一直壓在那,都呈現出了特別棒的表演。


Q

拍電影網:電影中有幾段重要的抒情段落。比如可以分享一下在印度神像遊街的這一段,是如何考慮拍攝方案的。

王博學:最開始跟導演聊劇本的時候,都希望在這個電影中找到一些氣口做一些非現實的處理在現實主義中用一點兒表現主義的象征


這場戲的創作靈感來源於美術指導李淼在印度選景的一張照片,照片中印度工人拿著一個很大的殺蟲劑在噴煙,街道上都彌漫著煙霧,當然實際都煙霧比電影中小多了,導演又根據這個元素和劇情豐富了印度佛像、銅鈴、工人等元素。


這場戲的製作難度是相當大,這個景選在了印度最大的貧民窟附近的一個主路上,因為隻有這個店麵和街道的位置關係好一點兒。



鏡頭設計還是根據巴讚的“段落鏡頭”理論拍了一個長鏡頭:鏡頭從店員手裏遞藥給程勇開始,機位拉開正跟程勇出門,出門後程勇放慢腳步,掏出手帕捂嘴,機位轉側跟一點兒,看到第一個佛像出來後機位變成被跟,程勇繼續往前走,隱隱看到煙中第二個佛像,帶關係拍佛像焦點給佛像,順著佛像的走勢再找回到程勇的正麵。

這些配合都還好完成,最難的是煙的配合,除了風向難控製之外,要拍到佛像在遠處是濃密的煙,到程勇麵前的時候剛好是稀薄的,然後再走進濃煙中。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同時又是主路拍攝,製片組的壓力非常大,最後是導演組上去控製放煙拍了還幾條才達到了現在這樣的效果。


Q

拍電影網:您上一部《二代妖精》裏那段狐狸精一路跟蹤的鏡頭,很酷炫,但《我不是藥神》裏追逐黃毛的這場追蹤戲,又很現實,是怎麽考慮調度的。這兩部戲過渡下來,您有什麽特別的收獲和成長麽?

王博學:因為題材和類型不一樣,所以要選用不同的方法和技巧拍攝。《二代妖精》是一個虛構的戲劇性敘事的故事,你使用任何技巧在上麵觀眾都不會覺的過分,因為它上來就構建了一個不是真實生活的世界觀,觀眾可以很客觀的看這個故事。


但《我不是藥神》這個題材太現實了,就發生在老百姓身邊,你稍微處理的太過戲劇化,觀眾一下就跳戲了,覺得這不是我身邊能發生的事兒,那代入感一下就沒了。所以你看《二代妖精》追逐戲中所有技巧都是往視覺衝擊力上走的,快速跟拍、光影的閃爍、大俯仰角度、形式感的航拍等等。而《我不是藥神》的追逐,基本上都是平視,機位角度都跟車平行,跟著人走。

在拍攝汽車追逐自行車時,分為車內和車外兩個機位,車外使用沙灘摩托車跟拍,在汽車奔跑時則使用吸盤和側掛拍攝車內演員。到最後一段下坡路的拍攝,因為路麵太窄,隻用了吸盤拍攝正麵鏡頭。拍攝關係鏡頭時,機器在副駕駛位置,隻帶駕駛室的程勇拍攝。


這兩個戲下來特別的收獲倒是沒什麽,就是處理了很多問題,收獲了很多經驗吧!


Q

<p style="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clear: both; min-height: 1em; box-sizing